重庆彭水扶贫干部王珍洪:用生命为村民架起脱贫桥梁
重庆

重庆彭水扶贫干部王珍洪:用生命为村民架起脱贫桥梁

2020年08月01日 17:36:36
来源:凤凰网重庆综合

重庆彭水扶贫干部王珍洪:用生命为村民架起脱贫桥梁

凤凰网重庆综合 从他最后一次请假去医院检查,到他离开这个世界,只有短短的22天。

2020年5月28日,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普子镇大龙桥村党支部书记王珍洪因病不幸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48岁。他8年来全身心投入脱贫攻坚工作,最终率村脱贫的事迹,深深地烙印在普子镇所有干部群众的心中。

村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却再也看不见了

盛夏时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铺子镇大龙桥村一个普通的农村小店里,一名少女正在柜台后出神地望着门外。屋外车来车往,都是附近的村民们在东奔西走,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幸福生活努力着,奋斗着。这名少女却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悲痛的两个月。

这位少女的父亲名叫王珍洪,是彭水县普子镇大龙桥村党支部书记。在岗位上近八年时间里,王珍洪用生命践行着初心和使命,带领村民摘掉了深度贫困村帽子,而自己却积劳成疾,献出了生命。

王珍洪

王珍洪

5月28日凌晨4:48分,王珍洪因病医治无效,生命永远定格在48岁。

“多好的一个人啊,他还这么年轻”

大龙桥村位于普子镇北部,辖8个村民小组,678户2383人,是彭水115个深度贫困村之一。2013年10月,王珍洪当选大龙桥村党支部书记。在王珍洪的带领下,全村上下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大龙桥村2015年便成功摘掉了贫困帽,全村一起奔向小康生活。

统计数据显示,全村原有贫困户188户799人中,目前只剩下2户8人未脱贫,村民人均纯收入也从2013年的2500多元提高到了2019年的10000多元。

王珍洪正在贫困户家中走访

王珍洪正在贫困户家中走访

没有想到,村民们一个接一个迎来小康生活的同时,村支书却因积劳成疾而倒在了为村民们谋好日子的路上。

王珍洪生前帮扶的贫困户秦成香听到这一消息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王书记是多好的一个人啊,为人处世都很好,又那么年轻,真的太可惜了。”

秦成香今年54岁,她的丈夫冉业琼2016年不幸罹患尿毒症,小女儿又有先天性心脏病,自己也刚做了胆囊手术,家里还有一位87岁的老人。高昂的医疗费用让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庭雪上加霜。

家人的几次重病,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冉业琼已经不抱希望,准备放弃治疗了。2018年1月,王珍洪成了他的帮扶责任人。“他让我只管治病,钱的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冉业琼坦言,如此大的开销,当时他以为王珍洪只是随口说说罢了。但接下来王珍洪四处奔走,为冉业琼申请到了大病补助政策,高达90%的医药费报销比例,让冉业琼鼓起了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勇气。

由于治病开销巨大,秦成香一家还住在破旧的木质房屋内,屋后的一面墙已经严重腐朽,屋顶随时有垮塌的危险。屋前的一块院坝也是用乱石块拼凑而成,一到下雨便坑坑洼洼,满是泥泞,还非常容易滑倒。

秦成香家新立起来的水泥砖墙

秦成香家新立起来的水泥砖墙

秦成香一家被评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王珍洪第一件事就是帮他们家修整房屋、硬化院坝。他像给自己家做修缮一样忙上忙下,全程亲自监工,很快,一面坚固厚实的水泥砖墙立在了屋檐下,一块平整干净的院坝横在了屋前。同时,在王珍洪的鼓励下,秦成香发展起了生猪养殖,仅此一项,去年就有3万余元的收入。

一心牵挂贫困户 主动提出取消亲戚低保

王珍洪的大伯娘叫冉隆菊,因大伯患上食道癌,家境一度陷入困顿。2015年,冉隆菊向村里提交申请,经过公开评议并考虑到实际难处,村里最终将其一家纳入低保户,每月享有500元低保金。

2016年大伯去世后,少了药费的大笔开销。虽然低保金减半,但冉隆菊已很知足,“多的不说,吃米吃油完全够了”。

然而,让冉隆菊万万没想到的是,2018年夏天召开的一次群众评议会上,王珍洪竟第一个站了出来,主动提议取消冉隆菊的低保。

“虽然嘴上不说,但我心头还是很有意见的。”冉隆菊说,尽管同期取消的低保户多达23家。在她看来,王珍洪的举动无异于“大义灭亲”,为此自己好几个月都没搭理他。

但后来,想到丈夫在世时,每次就医都是侄儿接送,挂号、检查、拿药,背上背下,忙里忙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父子。渐渐地,冉隆菊开始理解王珍洪,“他也有他的难处,无论如何我都要支持他工作。”

王珍洪生前用的公文包和走访贫困户的工作记录

王珍洪生前用的公文包和走访贫困户的工作记录

王珍洪家隔壁住着曾因病致贫的老人王益春。王益春回忆:自己的身体不好,经常需要去医院买药、检查、输液,每次身体不适都是给王书记打电话,不管当时是深夜还是饭点,王书记总是二话不说就开车带他去,主动给他车费也从来没有收过。

找水源修房屋 拄着拐也要坚持工作

村委会主任李益凡和王珍洪是在脱贫战场一起战斗了7年的老搭档,李益凡回忆道,王珍洪是一个责任感非常强的人,工作从来都是今日事今日毕,也很有魄力,所有的工作王珍洪都非常积极主动,带动着身边的人也都充满了干劲。

大龙桥村七队和六队一直面临着饮水难的问题,“每逢干旱时节,我们就下到普子河挑水,一去一来要两个半小时。”村民马明胜回忆道。

了解到情况后,王珍洪带领村组干部,拿着镰刀,顶着烈日,一边上山开路,一边寻找水源。

“当时,天气特别热,山里时常有蛇和野猪出没,我们翻山越岭找了一个星期,终于在山上找到两处水源,解决了村民的饮水难题。”李益凡说,找到水源那一刻,王书记开心得像个孩子。

一想到这位一起共事多年的老搭档,李益凡就一脸落寞

一想到这位一起共事多年的老搭档,李益凡就一脸落寞

“去年底,王书记感到身上痛、腿发软,当时正好碰上脱贫验收,他以为是工作劳累,就没当回事。”李益凡说,在大家的劝说下,王书记去了一趟医院,回来后说没事儿,又投身到脱贫战场中。

可事实上,“王珍洪的检查结果十项有九项都有问题”李益凡回忆。医生叮嘱王珍洪要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定时复查。他却毅然转身又投入工作中,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身体状况。

5月6日,普子镇召开脱贫攻坚百日大会战推进会,王珍洪因病住院请假。在李益凡记忆里,这是王书记今年头一回请假。

14号上午,王珍洪刚在镇卫生院输完液,下午就用小货车给建卡贫困户喻仕双拖石头、打地基,准备修缮他家的旧屋。那两天,他全身浮肿,却仍然放心不下村里的贫困户,拄着拐杖都要去帮贫困户解决问题。

5月16日傍晚,王珍洪找到李益凡,说他要上重庆一趟,并交接了一下喻仕双房屋修建事宜。李益凡说,这是他和王书记生前见的最后一面。

“他总是把村民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5月17日,王珍洪乘坐大巴车赶往重庆新桥医院做检查。19日住进医院,随后王珍洪便陷入昏迷、送抢救、进加护病房、进ICU,从17号到27号这短短的10天时间,王珍洪的家人经历了忐忑、煎熬、痛苦和绝望。

王珍洪的大女儿叫王光润,2014年9月入伍,2019年9月退伍,退伍后在重庆北站轨道交通站当临时安检员;小儿子叫王峻,在重庆科创职业学院上学。

“肝硬化、肾衰竭、尿毒症、神经性感染……单子上足足列了16种病症……”王光润从主治医生那儿得知,父亲病得特别严重。“我想我曾是一名军人,也是家里的老大,我不能哭,我要坚强……”

当主治医生找王光润谈话的时候,王光润便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主治医生遗憾地告诉她,父亲的病情实在太过严重,已经没有多少治愈的希望,继续救治意义已经不大,叫她做好心理准备。王光润的眼泪瞬间就冲出了眼眶。

王珍洪躺在病床上的这几天,村民的电话也一直没断过。虽然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村民们都已经习惯了有事就找王书记。当时父亲已没法接听电话,王光润便拿起手机一一为村民们解决问题。

王光润的母亲田维芬今年45岁,瘦弱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我去年养殖生猪,卖了13万元,今年又养了30多头。”为了支持丈夫工作,田维芬经常给他说:“家里有我,你去忙吧。”

一提到王珍洪,田维芬就泪如雨下

一提到王珍洪,田维芬就泪如雨下

“2019年底,他的身体就开始出现问题,当时在西南医院住院16天,回来之后稍微缓解一点又立马投入了工作中。”一提到王珍洪,田维芬就泪如雨下。“我平时都是叫他‘王总’,我总是劝他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照顾好自己身体才能更好地投入工作,他却总是把村民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有时候,我做好了饭,他一接到村民电话,放下碗筷就跑了。”田维芬接着说:“我没读过多少书,他的工作我很少过问,只晓得他每年拿了很多奖状回来。”

王珍洪所获的各类个人奖项就能铺满一整张桌子

王珍洪所获的各类个人奖项就能铺满一整张桌子

“建强班子的领头人、带领致富的引路人、解决困难的贴心人”,这是普子镇党委、政府给王珍洪总结的三重身份。

斯人已逝,这位把村民放在心中第一位的好书记将永远留在普子镇大龙桥村所有村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