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信托破产
川渝
川渝 > 重庆资讯 > 正文

新华信托破产

5月2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信托)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符合宣告破产的法律规定。该院于2023年5月26日裁定宣告新华信托破产。

2020年7月17日,新华信托因触发《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三十八条和《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接管条件而被原银保监会接管,接管期限为一年。2021年7月16日,原银保监会决定延长新华信托接管期限一年,自2021年7月17日起至2022年7月16日止。

2022年6月16日,原银保监会同意新华信托依法进入破产程序。7月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新华信托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清算组担任管理人。

体现市场化、法治化的风险处置方向,对其他机构、股东等提供警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丽平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破产历来是市场经济中风险管理的手段,新华信托破产也是如此。一个企业或机构破产的根本原因是经营出了问题,或表现在资产端,或表现在负债端,或兼而有之。新华信托破产,意味着经营不善的机构退出市场,本身就是市场优胜劣汰的过程,并为其他机构提供警示借鉴,促使其他机构更规范经营,更注重风险防控,从长远看对行业健康发展是有好处的。

清华大学法学院金融与法律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周小明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从金融风险处置角度看,新华信托破产更体现了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向。

“破产是一个市场化的做法,经营失败难以为继,该破产的就得破产。进入破产程序后,行政层面的措施少了,都在司法程序中,也是更加法治化的。”周小明表示,采取市场化、法治化的处置方式,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对于经营机构、股东有警示作用,不要以为公司出了问题,最后是有人能救的,经营者和股东要承担损失的。同时对投资者也敲响了警钟,要打破刚兑思维,更加谨慎选择产品,明确认识“卖者有责、买者自负”。

新华信托的经营乱象从监管部门的罚单中可见一斑。

去年下半年,重庆银保监局连续对新华信托开出罚单,合计罚款1450万元。罚单显示,新华信托存在14项违法违规事实,包括:未事前报告关联交易;发放不当激励;通过关联方违规开展实业投资;全面风险管理失效;超权限审批与关联方的业务;违规审批代关联方投资造成巨额损失;违规通过关联方资产虚假出表;向禁止性或限制性领域提供融资;“三查”严重不尽职;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减值准备计提不足;未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信托受益权违规转让;委托非金融机构推介;违规为银行提供通道业务。

就信托业而言,近几年来,金融监管部门在严守风险底线的基础上,统筹推进信托业改革与转型发展工作,并取得了显著成效,信托行业通道业务持续压降,房地产信托乱象得到有效治理,行业积极回归本源发展。

对金融体系影响有限,信托业市场前景广阔

“新华信托体量有限,对金融体系不会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周小明表示,信托公司本身是一个信托机构,其过去的产品都是针对合格投资者且数量有限,不像银行这类吸纳存款的机构。新华信托本身在行业中并不是“巨无霸”机构,破产不会有太大的负面影响。

新华信托破产,客户的资金会否受到影响、消费者权益如何保护也备受关注。张丽平表示,从未来监管态势来看,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将变得更加重要,而保护信托产品投资者权益的关键在于,信托公司要勤勉尽责,忠实履行受托义务。对于受托履职不当的,要以公司资本金按失责程度进行相应赔偿。

据她介绍,近年来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0万亿,2021年个人投资者数量超过120万人,2022年超过了130万人,加强投资者保护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关键环节和重要内容。

在新华信托被接管之时,原银保监会也明确表示将依法保护保险活动当事人、信托当事人等各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

周小明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指出,最终要看责任如何认定,因为信托公司的消费者就是信托产品的投资者,在破产清算中,严格按照法律的认定,就要对每一个产品进行界定受托人是否尽职管理。如果认定某个产品的受托人是尽职的,它最后造成的损失就投资者自担。如果认定某个产品受托人是不尽职管理的,它给信托财产造成的损失,在司法程序中可以确认受托人对投资者需要赔偿多少。在破产程序中,对投资者的赔偿就转换成破产债权,根据破产清算的程序去按比例清偿。

当下,信托业正处于转型发展的阶段,金融监管部门也在不断补齐制度短板,引导机构回归本源,坚守受托人的根本定位。今年3月,原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规范信托公司信托业务分类的通知》,对信托业务进行重新分类并提出了相关监管要求,信托业务被分为资产服务信托、资产管理信托、公益慈善信托三大类共25个业务品种。

张丽平向澎湃新闻分析称,其实不止信托业,在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之时,整个金融业也都有转型发展的需要。信托业新分类政策经过多轮广泛征求意见落地,体现了信托顺应时代需要转型发展的大方向,尤其是将家庭服务信托纳入资产服务信托丰富了普通家庭拓展财产性收入的渠道,对发展公益慈善信托的强调是发展三次分配实现共同富裕的应有之义,规范资产管理类信托可以使信托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资产服务信托、资产管理信托的市场需求依然旺盛,现在政策也明确了,信托机构接下来无非就是要抓住市场机会,重构商业模式、重建核心能力。”周小明说道,短期影响肯定会有,但信托业的市场前景广阔,各家公司能不能够在新的业务分类里获取新的市场份额,取决于各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的再塑造,能者就能占先机。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