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重庆频道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城镇化是大时代的缩影,也是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然结局。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的出现,冲击了传统“招手停”式打车方式。

别被汇率“下”一跳

别被汇率“下”一跳

人民币的贬值究竟会牵动我们生活的哪些花销?

巴南花溪河臭气熏天 环保局对上游污水很无奈(图)

导读:

我们在去年完成了小泉支流巴南境内的污水管道建设,沿河企业的污水都接入污水管网了。但是小泉支流一直是花溪河综合整治的难题,除巴南区内的企业污水外,南岸区的黄桷垭片区每天都有部分污水直排入河中。

原标题:

花溪河小泉支流越往上走越让人心烦

重庆理工大学大学生探查花溪河,发现不少企业污水排放、当地居民生活垃圾处置都存在问题

巴南区红旗村河段,污水管道破损,河道内满是垃圾。

南岸区金竹村一家企业的排污管。

金竹村附近河段的水体又黑又臭。

每隔一两周,在花溪河沿岸,就能看到十来个学生“沿河走”,他们不时地记录着河段的颜色、PH值、浑浊度等。“学校就毗邻花溪河,我们有义务守护好它。”他们来自重庆理工大学“绿色天使”环保协会。

3月20日,网友“蓝波”在论坛上发帖《现在的花溪河已经不再像以前的花溪河,那么欢乐了!》。同学们说,照片拍摄的地方离校区较远,他们很少走到,这次重走是想看看帖子是否属实。23日,记者随同“绿色天使”环保协会的同学沿小泉支流入河口溯流而上,一直走到位于南岸区黄桷垭附近的小泉支流源头,探查河流污染的真实状况。

“走出去,发现问题”

理工大学大二学生卢灿是本次“行走”的领队,他给大家分配了任务。发下去的表格里,有排污口情况记录、观察点、周边人居环境状况、河流水质等等多个项目。

“队员各有分工,有的负责取样,有的负责拍照……”卢灿说,“绿色天使”环保协会成立两年多了,走花溪河是他们的传统项目,“每次出来走两个小时左右,一路看,一路记。发现了问题,或打电话给相关部门,或把情况传给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有时也会在论坛和微博上发布。”

“去年7月,我们发现花溪河沿线有垃圾淤堵河道的现象,打环保监督热线,很快就清淤了。”卢灿说,平时花溪河主流域走得多,支流走得少,这次网友反映的小泉支流中上段的污染情况,他们也没有走到。

怪上游企业没按规矩排污?

从南泉公园到小泉支流上段,一行人走了约四个小时。记者发现,花溪河的中下段的水质呈浅绿色,沿线没有看到大的排污口。但小泉支流流入花溪河的汇入口一股恶臭袭来,“流进来的河水呈黑褐色,臭气熏天”,同学们都捂上了鼻子。

随着小泉支流往上走,巴南区管辖的河道内,大量的生活垃圾肆无忌惮地堆在河道边上,有的地方,垃圾甚至占去了一半的河道。“真臭!”卢灿记录道,“河水呈深褐色,有泡沫,臭气刺鼻。”

随着蜿蜒的盘山公路一路往上,小泉支流进入南岸区的管辖范围。在南岸区南山街道金竹村,小泉支流的上游河道两侧密布着几十上百家大小不一的企业,河道内有少量的生活垃圾,并有部分企业还在向河道内排放污水。

“看哪,河底有暗沟,污水都从河底往外流!”在金竹村一家作料加工企业后墙,卢灿发现了“小机关”。

细细观察河面,会发现不断有水流夹杂着黑泥从河底翻涌到水面上,水流流经此处后水流量明显加大,同时水体的颜色也加深了不少。约3公里长的河道内,河面上出现水涌的地方不下十处。

环保局说法>

随后,记者将该情况反映给南岸区环保局和巴南区环保局。

“黄桷垭地区的垃圾收运基本做到了全覆盖,但污水管网建设还不够完善,对该地区的企业排污,我们实行的是企业自行管理。”南岸区环保局一负责人向记者解释。对小泉支流的污染有没有具体的治理措施?该负责人以“车进隧道,信号不好”为由挂断了电话。随后记者屡次致电该人士,但电话再无人接听。

“我们建立了巡河机制,发现垃圾就会及时清理。但村民环保意识不强,他们随手就会往河里丢垃圾。”巴南区环保局宣教中心一负责人说,记者看到的垃圾应该是村民近几天刚扔进河中的。

“我们在去年完成了小泉支流巴南境内的污水管道建设,沿河企业的污水都接入污水管网了。但是小泉支流一直是花溪河综合整治的难题,除巴南区内的企业污水外,南岸区的黄桷垭片区每天都有部分污水直排入河中。”而对于上游来的污水,巴南区环保局宣教中心该负责人说他们也很无奈。

文图/重庆晨报记者欧阳玉姝

 
[责任编辑:曾秋云] 标签:花溪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合作热线:023-86186666

重庆非去不可之旅:全国华人共赏美丽重庆

Lonely Planet官网曾向旅行者这样推介重庆:这是“一座相貌很有特色的城市”。[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