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海新通道建设全面提速 “南热北冷”待破题

陆海新通道建设全面提速 “南热北冷”待破题

一边是纵贯西部地区的新通道,为西北、西南内陆省份货物出海、出境提供极为便利的客观条件;一边却是参与程度不一,合作共建“南热北冷”的尴尬。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等复杂严峻形势下,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全面提速,助推我国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然而,随着通道的建设,却愈发呈现出“南热北冷”趋势——2021年西北地区班列开行总量不及重庆的零头。

“南热北冷”何以出现?如何在西北地区释放陆海新通道潜力,破解“南热北冷”难题?记者进行了追踪采访。

5月21日,全国首趟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铁路快通”出境班列在重庆团结村中心站发车(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5月21日,全国首趟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铁路快通”出境班列在重庆团结村中心站发车(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撬动西北地区开放发展

西部陆海新通道是由西部省份与东盟国家合作打造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各西部省区市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方式,向南通达世界各地,出海所需时间比经东部地区大幅缩短。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等复杂严峻形势下,陆海新通道建设全面提速。“2017年9月通道开行之初仅有1条线路,如今运行线路拓展迅速,已延伸至107个国家(地区)的319个港口。”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主任刘玮说。

广袤的西北地区,曾因先天区位劣势而沦为开放“末梢”,而陆海新通道正在成为撬动西北地区开放发展的杠杆。

今年初,一批宁夏枸杞原浆首次搭乘陆海新通道班列,向南抵达广西钦州港,再经海运成功出口到加拿大,比传统联运线路节约30多天。

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银川货运中心副主任彭宗强介绍,陆海新通道已成为宁夏联通东南亚的物流新通道,比传统铁海联运线路先到天津或青岛再往东南亚相比,物流时间大幅缩短。

甘肃是陆海新通道建设发起方之一。自2017年9月29日首发陆海新通道班列至今,甘肃已累计发运班列700余列,带动东南亚水果、水产品等特色产品进口,本地的化工产品和苹果、洋葱等产品成功出口。

“甘肃百合、宁夏枸杞原浆和干红葡萄酒、新疆坚果等曾经‘藏在深闺人未识’的特色产品,沿着这条快捷的新通道走向世界,正在成为当地外贸新增长点。”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渝培说。

不仅如此,西北地区和西南地区也借陆海新通道实现协同发展。

在甘肃(兰州)国际陆港东川铁路货运中心特货作业区,来自重庆、广西等西南省区市的各品牌汽车密集排列。甘肃(兰州)国际陆港管委会主任李建亮告诉记者,这些汽车搭乘陆海新通道内贸班列抵达兰州,再向西北地区分拨,年运输整车可达5万辆。

“陕西的煤炭正经陆海新通道运至重庆等地,缓解电煤缺口,青海的纯碱经陆海新通道运至广西支持玻璃产业,新疆的葵花籽经陆海新通道运至川渝,成为坚果生产的原材料。”王渝培说。

货源少、成本高,“南热北冷”现象凸显

西部陆海新通道撬动西部省份开放发展的同时,一组数据又显示西部省份之间的“受热不均”——2021年,西北地区总共开行陆海新通道班列100余列,而西南地区仅重庆2021年就开行2200余列,西北地区开行总量还不到重庆的零头。

记者了解到,西北地区货源以大宗工业品、农副产品为主,“原字号”“重字号”特征明显,货量小、附加值低,货物组织难度大,影响企业参与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意愿。彭宗强表示,陆海新通道在西北“遇冷”,货源结构是主要因素之一,产品结构单一、高端产品较少,因此宁夏班列只是不定期零星发车。

同时,相比西南地区,西北地区与广西、云南等口岸距离较远,而且重庆、成都至广西北部湾铁路享受运价下浮30%优惠,但西北省份至重庆、成都的铁路运价下浮优惠偏小,造成通道对西北地区吸引力大打折扣。

一位铁路部门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与陕西传统的经青岛出海铁海联运线路对比,陆海新通道由于铁路运距长,尽管物流速度提高了,但运价每箱高出3000多元,因此客户更倾向于走传统线路。”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西北地区已陷入“货源少——运费贵——货源更少”的尴尬怪圈。西北各地的通道运营平台表示,如果能获得更大幅度运价优惠,陆海新通道就能吸引到更多货源,但如果没有充足的货源作基础,运价也很难再下调。

5月21日,全国首趟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铁路快通”出境班列在重庆团结村中心站等候发车(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5月21日,全国首趟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铁路快通”出境班列在重庆团结村中心站等候发车(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兰州国际陆港一位负责人介绍,除重庆外,四川、广西、贵州也依托区位优势、政策支持,班列开行已形成规模,云南也依托中老铁路,发展潜力巨大,陆海新通道“南热北冷”局面未来将愈发凸显。

期待多方协同破解“南热北冷”

记者在西北省份走访政府部门和企业,强烈地感受到,他们已经形成共识,即“一带一路”是西北地区发展的最大机遇,激发陆海新通道潜力势在必行。

基层期待,各方坚持问题导向,加大统筹协调力度,探索更科学合理的运价形成机制,完善沿线产业布局,破解“南热北冷”难题。

宁夏一位国企负责人建议,进一步发挥陆海新通道合作机制作用,将相关政策进一步统一起来,在西北地区形成更顺畅的联动机制,将补贴等政策靶向送达通道上下游企业。

“这不仅是一条外贸通道,在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畅通‘双循环’的背景下,它也是一条畅通内循环的通道。”王渝培说,西北省份可进一步找准定位,根据自身实际灵活开行内贸、外贸班列,而不是“一哄而上”开行国际铁海联运班列。

西北地区也需要集中打造陆海新通道枢纽节点。在陆海新通道建设过程中,兰州联结南北的区位优势再次加强,是西北地区陆海新通道开行规模最大的城市。基层建议,西北地区可突出兰州枢纽地位,将兰州打造为西北地区货物向南出海的集散地,提升陆海新通道综合效益。

在此基础上,探索更科学合理的运价形成机制。王渝培等业内人士建议,可参考中欧班列,探索“对赌”机制,即如果到年底达到约定的运量,即可执行约定的优惠价格,建立“量价捆绑”机制,各方可实现互利共赢。

长期来看,要依托通道完善西北地区产业布局。基层建议,要根本破解陆海新通道“南热北冷”问题,完善西北地区产业布局至关重要,可结合陆海新通道和中欧班列的特点,实现两大通道有机衔接,在沿线地区加快布局适合东南亚和中亚、欧洲的特色产业,如推进建设国际合作产业园区等平台,推动深化与通道沿线省区市产业互动发展,支持西北省份在广西北部湾布局“飞地产业园”等。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王金涛 赵宇飞 王铭禹 许晋豫